杭州商贸中心_杭州淘货源-杭州商贸网

美丽中国先锋榜(21)|浙江省杭州市推行生活垃

美丽中国先锋榜(21)|浙江省杭州市推行生活垃


美丽中国先锋榜(21)|浙江省杭州市推行生活垃


编者按
近日,中央组织部组织编选的《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、在改革发展稳定中攻坚克难案例·生态文明建设》图书由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发行,该书围绕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,选取生态文明建设领域攻坚克难的30个生动案例,充分展现了生态文明建设的丰富实践和成功经验。现将这30个案例予以编发,供大家学习借鉴,不断推进美丽中国建设。
【引言】
近日,习近平总书记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:实行垃圾分类,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,关系节约使用资源,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。推行垃圾分类,关键是要加强科学管理、形成长效机制、推动习惯养成。要加强引导、因地制宜、持续推进,把工作做细做实,持之以恒抓下去。要开展广泛的教育引导工作,让广大人民群众认识到实行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通过有效的督促引导,让更多人行动起来,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,全社会人人动手,一起来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,一起来为绿色发展、可持续发展作贡献。
【摘要】
垃圾分类既是民生“关键小事”,也是绿色发展大事。杭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、创新活力之城、生态文明之都,在全国较早开展垃圾分类探索实践,并取得积极成效。但随着垃圾分类工作纵深发展,部门合力推进难、垃圾减量控量难、公众知行合一难、分类质量提升难、资源回收利用难、处置设施落地难等突出问题日益凸显,严重制约垃圾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水平提升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杭州适应新时代新形势,直面老问题新挑战,提高站位,强化担当,迎难而上,坚持问题导向,精准持续发力,逐步建立并不断完善垃圾治理党建引领体系、政策制度体系、管理考核体系、控量减量体系、宣传动员体系和保障支撑体系,大力推进分类投放、分类收集、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,在改善城市环境、提升社会文明、促进资源节约、撬动基层治理、完善城市功能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,有力增强了群众获得感和幸福感,为全国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、建设美丽中国提供了杭州素材、杭州实践、杭州经验。杭州垃圾分类的探索历程和实践经验启示我们,要充分认识垃圾分类的广泛性、艰巨性、整体性、复杂性、持久性特征,必须注重强化党建引领、制度设计、体系打造、机制构建、社会协同和氛围营造,为扩大垃圾分类制度覆盖范围、改善城乡居民生活环境、助力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保障。
【 关键词 】垃圾分类 “三化四分” 绿色发展 杭州
一、背景情况
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,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过问、亲自部署的“关键小事”和“民生大事”,垃圾分类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内容,是“两山”理念的具体体现,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之一。杭州垃圾分类工作起步较早,最早可追溯至 1985 年基于开展垃圾堆肥的分类收集试点工作。2000 年,原国家建设部将杭州等 8 个城市作为垃圾分类试点城市,但由于受政策不配套、发展水平不匹配等种种制约,开展的试点工作大都成为“烂尾工程”或无疾而终。随着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日益深入人心,垃圾分类再次进入人们视野,也摆上了各级党委、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。
习近平总书记对浙江寄予厚望,强调干在实处永无止境、走在前列要谋新篇、勇立潮头方显担当。浙江省委、省政府要求杭州在全省发挥龙头、领跑、示范、带动作用,包括垃圾分类在内的各项工作必须争先、率先、领先。特别是,杭州作为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已经是常住人口超过 980 万的特大型城市,具有“三面云山一面城”的独特地理环境,垃圾分类处置问题既是做好城市建设管理、推进新型城镇化的一道难解之题,也是一道改善人居环境、提高环境生活品质的必解之题。
进入新世纪以来,杭州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群众生活消费水平不断提升,生活垃圾总量增长迅猛,2016 年杭州市区共清运处置生活垃圾 379 万吨,比 2007 年的 208.24 万吨翻了近一番,年均增长率持续在 5% 以上的高位。由于焚烧处置设施短缺,导致天子岭垃圾填埋场长期超设计能力运行,杭州唯一的垃圾处置战略保障资源消耗过快,难以维持原设计的 24.5 年使用寿命。2016 年以来,通过实施管控措施,垃圾量年增长率虽然稳定控制在 3% 以内,但控量形势依然严峻,“垃圾围城”警报尚未彻底解除。抓好垃圾分类,提升垃圾“三化四分”水平,控增量、减存量,呵护城市绿色健康发展显得更加必要和紧迫。
二、主要做法
近年来,杭州市大力践行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绿色发展理念,紧扣“提升分类质量、促进源头减量、推进能力建设”,扎实推进垃圾分类投放、分类收集、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,不断提升垃圾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水平,初步探索出垃圾分类“杭州模式”。
(一)突破部门合力推进难,从“单打独斗”
转为“协同作战”,齐抓共管网络逐步形成
垃圾分类点多面广,覆盖范围大,需要多部门协作,共同推进。但实际工作中,往往是城管部门单打独斗,其他部门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或“铁路警察各管一段”,如何发挥城管部门的垃圾分类“指挥部”作用,把各相关职能部门拉进同一战壕,统一思想、各司其责、步调一致,成为需要突破的首要问题。
1. 高位协调。2014 年,杭州市吸取历史经验教训,统筹考虑各类垃圾治理,在国内率先提出“五废共治”理念,成立杭州市治理固体废弃物工作领导小组,由常务副市长挂帅,统筹协调固废治理及垃圾分类相关工作,覆盖成员单位 38 个,形成高效畅通协调机制。
2. 政策配套。针对前期存在的上位法缺位、地方性法规缺项、标准规范缺失的问题,杭州市大胆探索实践,结合实际制定完善垃圾分类政策法规和标准规范,出台全国首部垃圾分类地方性法规——《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,同时配套出台《杭州市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》《关于深入推进市区生活垃圾“三化四分”工作的实施意见》《关于推进杭州市“五废共治”的实施方案》《杭州市深化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》《杭州市区生活垃圾集中处理环境改善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》《杭州市生活垃圾处置阶梯式计费管理暂行办法》等文件以及《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范》《城市生活垃圾集中处置服务规范》《杭州市垃圾分类收集设施设置导则》等 8 部标准规范。
3. 压实责任。杭州市建立市、区(县、市)、街道(乡镇)、社区(村)四级责任传导机制,实行垃圾分类管理责任制和层级负责制,建立有人、有钱、有章、有责的“四有”保障机制,同时出台专项考核实施细则,建立“日检查、月通报、年考核”工作制度,定期在主流媒体上公开垃圾分类工作情况和小区、单位“红黑榜”,并将垃圾分类年度工作任务纳入全市综合考评体系。
(二)突破垃圾减量控量难,从“渠道单一”
转为“多点开花”,垃圾增量得到有效遏制
一方面,杭州市长期以来都面临垃圾量快速增长的现实问题;另一方面,末端处置能力建设特别是焚烧设施建设滞后,天子岭垃圾填埋场常年高位运行,带来“垃圾围城”、资源浪费、环境污染、挤压空间等一系列威胁。对此,杭州市深入挖潜、多管齐下、拓展渠道,破解垃圾减量控量难题。
1. 总量控制管理。创新生活垃圾总量控制管理,强化属地政府控量减量责任落实,对纳入总量控制管理的城区,以年度垃圾总量控制目标为基数,实行“增量控制、超量加价”,其中年度实际垃圾量超过控制总量 2%(含 2%)至 4% 部分的垃圾量按统一结算价格的 0.5 倍系数缴纳处置费,超过控制总量 4%(含 4%)至 6% 部分的垃圾量按统一结算价格的 1 倍系数缴纳处置费,超过 6%(含 6%)的垃圾量按统一结算价格的 2 倍系数缴纳处置费。加价收取的垃圾处置费由杭州市财政统筹管理,按年度结算支付,专项用于对垃圾量低于年度控制目标 5% 的城区进行补助。
2. 推进分流减量。推进低价值物回收利用,在市区范围设置 1911个低价值物和 1481 个废旧衣物回收点,并扩展玻璃、金属制品、纺织品、服装边角料等物品回收利用。深化农贸市场生鲜垃圾源头减量,开展果品批发市场、农贸市场果蔬菜皮就地减量和专线清运处置,累计达到 125 家。开展垃圾清运控水减量,设置 24 个垃圾清运控水点,要求垃圾运输车在进入末端处置设施前进行排水减量。强化装修垃圾处置监管,设置装修垃圾中转处置场地 11 处,分流处置装修垃圾。推进园林垃圾再生利用,设置园林垃圾处置场地 10 处。实行有害垃圾专业清运,每月 10 日定为有害垃圾清运日,设置有害垃圾投放点1920 个。
3. 强化经济激励。按照生活垃圾“谁产生、谁付费,多产生、多付费”理念,调整完善非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计量和收费管理机制,自2018 年 1 月 1 日起开始实施《杭州市区非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计量和收费管理办法》,进一步规范机关、企事业单位和个体户等非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计量和收费管理,明确以上年度(前 12 个月)生活垃圾产生量作为本年度生活垃圾基准量,超出基准量的部分,按照加价收费标准计收处理费。为准确计量垃圾产生量,杭州市划小垃圾清运计量单元,实行以街道(乡镇)为区块进行计量,并在完成试点基础上全面推广垃圾清运车载称重系统,实现垃圾清运精准实时计量,实现“斤斤计缴”。
(三)突破公众知行合一难,从“被动消极”
转为“主动积极”,人人参与氛围日益浓厚
垃圾分类涉及千家万户,但长期以来存在一个悖论,即往往知道分类的多、参与分类的少,认同分类的多、做好分类的少,从思想认识转化为实际行动是需要跨越的一道鸿沟。
1. 党员带好头。杭州市组织开展“垃圾分类 党员先行”主题宣传月活动,包括开展垃圾分类总动员、发起“垃圾分类党员先行”倡议、组织垃圾分类宣传培训、启动“垃圾分类我先行”签名、开展垃圾分类面对面入户宣传、做垃圾分类党员志愿服务、营造垃圾分类长效氛围等活动内容。各区(县、市)将垃圾分类与基层党建工作相结合,推行“党建 + 垃圾分类”,把参与垃圾分类作为党员到社区报到、主题党日、“三服务”的重要内容。比如,试点开展社区党员“承包 + 认领”垃圾房,辅助做好垃圾投放监督及细分工作;选派党员担任“桶长”,加强对居民垃圾分类的宣传劝导以及垃圾分类设施的监督检查。
2. 单位作表率。市民对机关事业单位带头开展垃圾分类的呼声强烈,杭州市出台《机关事业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工作实施方案》,率先在入驻市民中心的 134 家市直机关和事业单位中开展垃圾强制分类,并扩展到市区街镇的所有机关事业单位。为打消疑虑、破除阻力,杭州市城管系统开展“七个一”结对帮扶,每两名干部职工结对帮扶一个机关事业单位,上门开展垃圾分类知识宣传、现场指导和政策解答。经过努力,杭州市民中心的机关事业单位、各区(县、市)政府等垃圾分类知晓率均达 100%,垃圾分类准确率均达 80% 以上。强力推进教育、卫生、国有企业等行业系统的强制分类工作,取得显著成效,在杭州市考评办组织的 2018 年“五废共治”绩效测评中,市直单位、中小学校、医疗机构的垃圾分类实地踏勘评价得分依次达97.5分、97.8分、91.4 分。
3. 小手拉大手。按照“小手拉大手、大手带小手、家校联合”的思路,杭州市推出编写垃圾分类教材读本、开设垃圾分类知识辅导课、录制“眼镜伯伯讲垃圾分类故事”、举办中小学生垃圾分类知识竞赛、开辟 22 个垃圾分类宣教基地、开展垃圾分类“第二课堂”主题实践、讲授垃圾分类开学第一课等系列活动,推动中小学生垃圾分类实践教育从“零敲碎打式”向“整体修习式”转变,垃圾分类在杭州中小学校蔚然成风。
4. 宣教面对面。杭州市组建垃圾分类宣讲团,广泛持续开展进社区、进企业、进单位、进工地、进商场、进部队、进学校、进乡村、进寺庙、进厂矿“十进”宣传,2018 年以来累计举办宣讲 349 场次,培训各类人员 41982 人次。统筹社会资源,组建小区垃圾分类志愿者、楼道长、专管员等“三支队伍”,开展进门入户宣传指导,告知垃圾分类的基本方法、分类设施摆放位置、垃圾分类法律责任等内容。
5. 执法强支撑。坚持严管重罚、动真较真,以《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为准线,建立执法长效机制,推行第一次抄告整改、第二次和第三次警告提示、第四次垃圾拒运的严管措施,提升垃圾分类执法力度和成效。该条例自 2015 年 12 月 1 日实施以来,2016 年 8 月开出全市首张罚单,截至目前,累计办理行政处罚案件 5256 件,其中处罚单位 2655 件、个人(含个体工商户、居民)2601 件,实施拒运惩戒26 例,力度之大、影响之广前所未有。
(四)突破分类质量提升难,从“粗放粗分”
转向“精放精分”,群众获得感不断增强
分类质量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垃圾分类工作的成败。前端垃圾出户不分类、垃圾混合投放、混合收运等现象是困扰垃圾分类的顽症难题,严重影响群众对垃圾分类的满意度。对此,杭州市从精细化管理入手,规范设施、创新方法、开展整治,大力提升垃圾分类质量。
1. 完善分类投放设施。按照规范、方便、整洁、有序的原则,开展垃圾投放设施专项整治行动,落实“四色”垃圾桶规范摆放,清理不规范容器,解决杂色桶问题,优化调整投放点的垃圾桶数量,并在垃圾桶上加贴垃圾分类标识,近两年来共更新更换分类垃圾桶 9 万余只,规范垃圾桶分类标识 5 万余个。
2. 加大投放环节监督管理。积极探索实践并总结垃圾分类管理模式,强化管理责任落实,比如,在江干区试点推行“桶长制”,通过委任区域桶长、街域桶长、单位桶长、社区桶长等各级桶长,以网格责任田形式清晰划分垃圾分类责任区域,真正做到垃圾分类责任到人;探索建立可追溯机制,在萧山区试点给每户居民发放标有二维码的餐厨垃圾桶,实行一户一码、定点放置、定时收集、统一维护,餐厨垃圾分类正确率达 90% 以上;落实小区垃圾分类专管员制度,引入专业化服务企业和公益组织参与垃圾投放监督和巡检,提升垃圾分类管理专业化、社会化水平。
3. 优化垃圾清运服务。针对垃圾中转设施落地建设难问题,杭州从 2010 年起在国内首推垃圾清洁直运模式,通过“桶车对接”直接将垃圾运输至末端处置场所,不再新建垃圾中转站,并把存量垃圾中转站改造为垃圾分类宣教基地,极大改善了中转站周边环境。针对收运中暴露出的混装混运问题,统一实行“绿车对绿桶、黄车对黄桶”分类清运,全市 803 辆运输车辆全部完成对应颜色标识喷涂,并开展混装混运有奖举报,提升运输车辆分类识别度,有效防止垃圾混装混运。